:::

展區介紹

眾神殿堂

在沙漠與叢林;在高山或海邊,人們因信仰所建造的寺廟或教堂就像是眾神所居住的殿堂,由有形與無形文化資產共同構成神聖空間與宗教場域。
臺灣的宗教建築發展也見證土地的歷史與文化多樣性,包括原住民族的祖祠、荷西時期所留下的西方宗教建築文化遺產,從移民到住民的漢人宗教建築文化遺產,及日本殖民時期留下的神社與武德殿等儀典性建築文化遺產。其中排灣族佳平社舊社與阿美族太巴塱部落Kakitaan家的祖祠是重要祭儀場所,樑柱刻有口傳故事與起源傳說,國寶級的古物祖靈柱則是祖靈所居。而臺灣寺廟建築的格局與裝飾也各有其特色,殿堂與廟門越多,則代表神明地位愈崇高。鹿港龍山寺的三進、二院、七開間,北港朝天宮則具備「四落八殿,一埕七院」的宏觀氣勢。屏東萬金聖母聖殿則是臺灣現存最古老的天主教教堂,窗臺懸掛羅馬教宗牧徽,「奉旨」及「天主堂」兩塊聖石,為清代同治皇帝於1874年親賜肯定宗教撫民的貢獻。展覽中透過720度環景與模型讓觀眾進入虛擬聖境,也讓大家認識科技在建築資產調查與修復方面的運用。

光明化域

在臺灣,寺廟建築是常民生活重要的部分,廟方執事者與信眾為表達對神佛的敬仰之心,利用石獅、龍柱、木雕、彩繪、剪黏與交趾陶等來作為寺廟建築的裝飾重點,寺廟也是進行民俗教化的最好場所,因此香火鼎盛的寺廟往往競相延攬知名畫師彩繪忠孝節義等歷史故事,也成為學習春耕夏耘等生活知識的宗教場域。
寺廟中常見的匾聯,記錄了對神恩的頌揚與名人墨跡與地方故事,是最好的一手史料,如南投龍德廟的重要古物「刑期無刑」記載戴潮春的反清運動;臺南天壇的「一」字匾上面有「世人千算萬算,都不及老天爺的一算」的教化意涵。高雄文興宮清嘉慶年間的「參透禪機」匾則傳為名書家林朝英之作。學甲慈濟宮的國寶葉王交趾陶,也被譽為「臺灣絕技」。展區中分別介紹不同類型文化資產的保存與修復成果。

移動行宮

宗教信仰中的神明遶境出巡,用以護佑地方生靈與賜福平安。「臺灣天后」-媽祖的遶境進香活動是年度盛事,北港朝天宮還曾有來自南非的黑人信眾,彰顯出「流轉的女神」為臺灣打拼出宗教外交實力。 神明遶境出巡時所乘坐的神轎,有如「移動的行宮」。保生大帝與清水祖師乘坐「文轎」,持關刀形象的關聖帝君則乘坐沒有轎頂的「武轎」。北港朝天宮的百年古物神轎,香杉與檜木雕成六角「鳳輦」,像座富麗堂皇小宮殿,是陳應彬大師代表作。仿廟頂的轎蓋,轎門前掛北港朝天宮字樣匾額。轎身滿佈華麗紋飾,媽祖座前還以鑲有四海龍王木雕及24神像環繞周圍,來象徵眾神拱衛媽祖出巡的尊榮。屏東萬金聖母聖殿在每年12月8日的聖母遊行,教友高舉各堂區旗幟,唱聖歌,灑聖水,哥德式裝飾風格的聖母轎雕有尖拱與繁複花窗圖案,並以象徵聖潔百合花作裝飾,其上腳踩蛇的聖母像,象徵聖母的無染原罪。源自東西方不同的宗教信仰在臺灣用相似的方式傳承著,可惜聖轎與聖像不耐歲月需善加保存與維護。

北港朝天宮百年神轎

北港朝天宮文物館典藏的六角鳳輦,轎頂以傳統建築歇山重簷製作,轎身雕刻有36官將和72地煞的人物造型,為大木匠師陳應彬於1912年所做,該神轎曾赴日本參賽,獲得技術獎的殊榮。媽祖出巡遶境時需由4人以上擔扛,猶如一座路上移動的行宮般莊嚴。

法相莊嚴

神明造像所呈現的臉譜、造型、服飾及手持物都與歷史典故或傳說有關,不論是菩薩慈眉或是金剛怒目,都是為了度化不同眾生。
在臺灣,神像材質主要為木質、土質、陶質、石質、金屬與紙質,而陶、石和金屬比較少見,所以民間匠師常說:「一紙、二土、三木、四石、五金。」
本區展示了萬金天主堂聖母像與臺灣雕塑之父黃土水「釋迦出山」浴火重生的故事、臺南大天后宮泥塑媽祖黑面換金顏,以及北齊石造佛陀像「金身合璧」和鹿港龍山寺銅質觀音失而復得等傳奇,眾神菩薩繼續以莊嚴法相來開示有情眾對於生命的自覺與內心之自省。

神明繡衣

「人要衣裝,佛要金裝」,正說明神明也和人一樣,需要藉由服飾穿戴文化來呈現不同的神格地位、性別與職責功能。臺灣因為宗教信仰興盛而讓各地許多老繡莊的師傅們用好手藝為眾神服務,成為特有的傳統工藝,並也會依據歷史典故藉由顏色與形式差異來作為神格的區別,如玉皇上帝神格最高因而選用黃色。
臺灣民間信仰中對於神衣更替的方式,原本會將舊神衣火化,但隨著宗教文化資產被重視,現也開始保存,如展區中的北港朝天宮媽祖像的肚兜及新港奉天宮信徒為媽祖特別縫製的內衣和三寸金蓮等。天主教中的聖母像也有類似的換衣儀式文化。神明繡衣與配飾等多為不易被保存的有機與複合材質,「神衣有縫誰來補」的課題也就需要修復的巧手與慧心來面對。

覺路宏開

占卜是殷商社會裡不可或缺的日常活動之一,藉著占卜儀式來解讀上天的旨意,並利用文書記錄保存在龜甲與獸骨上,部分典藏在臺灣的已經被指定為國寶,是研究殷商甲骨文字、鬼神信仰、社會制度的重要史料。
臺灣宗教信仰,有很強的生活實用性,祈求祝福、祛病、延年,還要為人去疑解惑,因此須建立和神佛間的溝通方法。道教信仰最普遍的儀式是擲筊,並與籤詩配合,透過詩文以知神意,以七字四句近似絕句古詩的格式來顯現神意、斷吉凶,具有濃厚的文學、神學與哲學色彩,寄寓教化意義的詩文內容,成為一種保存傳統文化的特殊形式,也反映深層庶民社會價值觀。
花蓮縣吉安鄉里漏社阿美族在每年10月也有巫師祭,透過巫師為族人和祖靈間傳達訊息,無論是消災祈福或治病,以及祭祀與占卜,都仰賴巫師靈力相助,祭儀音樂與神聖文物已成為重要的無形文化資產。

絕妙說法

宗教信仰藉由經典流傳,行僧與教侶,萬水千山,求真經、度苦厄。原本的口傳與背誦的方式,透過僧眾的記錄、翻譯、抄寫,與印刷術的發明而廣佈,也促進人類文明藝術與思想的交流。《聖經》傳入臺灣時,傳教士為了貼近民眾,以羅馬拼音完成了臺語版聖經。
經典記載佛說法時,天雨曼陀華,天鼓自然鳴,有如一場心靈盛宴的教化。經典中的譬喻與故事,散文和詩偈,許多也成為宗教文學。受世人喜愛而流傳的弘一大師晚晴集與法書,星雲大師的一筆字與聖嚴法師智 慧語,則是基於書寫佛語,令人心生歡喜以種淨因,作為成就佛事的方便法門。
展品中以墨水書寫巴利文在棕欖葉上的貝葉經、羊皮紙製作的聖經、手抄書寫於莎草紙的伊斯蘭教古蘭經,以及被尊為佛教「經中之王」的紙本《法華經》,都承載千年般若智慧,不同材質修復妙方都有差別。

天上人間區

「虛空有盡 眾願無窮;天宮地宮 穿越時空」
寺廟與教堂就像是一座座蘊藏豐富宗教資產的博物館。在臺灣這片宗教多元自由的土地,張大千、朱銘與洪通等大師與佛教因緣而滋養其享譽國際藝術成就。
佛教最初為保護佛陀真身舍利而建造地宮。法鼓山的聖嚴師父與佛光山星雲大師則基於「保存人類文明的智慧,建構人類共同的記憶」的宏觀思想,建造地宮除了給予眾生得度的因緣,也讓千百年後的世人能夠穿越時空,藉由存世的文化資產,進入佛教藝術的歷史長河。星雲大師更將容易受到環境影響的書畫與典籍放在天宮,金屬與石質文物等則藏於地宮,可說是具備了現代文物保護的科學觀。

top